首页 >  综合  > 以前办案全靠腿 现在办案是高科技

以前办案全靠腿 现在办案是高科技

2019-10-29 18:57:19
[摘要] 南都珠海十一特刊之 人物人物档案黄炳光年龄:今年70岁。看守所日常的工作是看管在押嫌疑人,黄炳光此前对这项工作心里没底。黄炳光称,当时有一个公安同志因为身体问题,残了一条腿仍坚持上班。在黄炳光回归公安

珠海人11杜南特刊

字符文件

黄炳光

年龄:今年70岁。

经历:1966年,17岁的黄炳光通过斗门县公安局的临时工作,去静安看守所工作。1969年,工作两年多的黄炳光应征入伍,6年后回到斗门县公安局。他先后担任电影警察和警察局副局长。

公安机关设在露天剧场,食堂建在茅草屋里,警察去农村指导农民从事副业。在办案中没有“黑色技术”,即遵循群众路线。

站在珠海斗门公安局崭新的办公楼前,与民国同龄的黄炳光回顾了他作为基层警官的生活。他经历了起伏,经历了几次激情。他在杜南告诉记者,只有一个国家有自己的家。只有国家强大了,社会秩序才会更好,居民才能安居乐业。

那时候,公安局在室外剧院。

1965年7月,国务院批准在斗门镇设立斗门县。同时,新成立的斗门县公安局也位于斗门镇。

那时公共安全是如何工作的?70岁的黄炳光仍然记得过去。他在杜南告诉记者,在县城建设之初,斗门公安条件艰苦。公共安全办公室是借来的,在露天剧场里。前面是舞台,中间用栅栏围起来。公安局位于舞台两侧的小房间里。

斗门县公安局成立一年多了。一天,斗门镇的一名当地居民,一个中等大小的男孩,在初中第一天还在学习的时候,已经17岁了。那个害羞的男孩是黄炳光。

“我小时候,母亲英年早逝,只有父亲一个人养家糊口。这个家庭有四个兄弟姐妹。那将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学校里将不上课,学生们将无处不在。我只想工作。”黄炳光回忆他刚加入公安部门时的情景,告诉记者,当公安部门碰巧有工作时,他被录用了,但他是一名临时工,考试后可以调到一份长期工作。

虽然黄炳光是个临时工,但他很高兴加入警察队伍。“在电视上总能看到公安人员穿着警服。多棒啊!”但是黄炳光没有等警察制服。他去了井边的拘留中心工作。“当时,拘留所里所有下班的人都没有穿制服。他们都穿便衣。”

黄炳光对拘留中心的日常工作一无所知,拘留中心的工作就是照看在押的嫌疑人。很快,尽管失去了不穿警服的机会,我心底还是在想如何尽快做好工作。

“还是很容易习惯的。那时,老同志对我非常热情,很快就融入了工作环境。他们鼓励我把工作做好。”谈到如何快速适应工作,黄炳光说,他最应该感谢当年的老同志和领导。“当我第一次出来的时候,我没有什么经验,做了领导叫我做的事情。我的心在想做我告诉你的事情。”

警察去农村指导农民从事副业。

由于斗门镇地处丘陵地区,水运不便,阻碍了斗门镇未来的发展。当时,静安村位于全县的中心。它位于一条河的两岸,靠近山,面向水,面向沙田。城市建筑面积广阔,是理想的县城。经省委批准,县城位于静安村。

“警察也已经搬到静安,但条件仍然很困难。他们借了房地产局的房子,用茅草屋建了食堂。”谈到当年的办公室和生活条件,黄炳光说,当时大家并不觉得苦。他每月能拿到28.50元,所有的钱都存了起来。“只是材料短缺。你需要买肉、衣服等等的票。如果你有钱,没有票是买不到东西的。”

因为那时没有公共汽车,黄炳光从斗门镇到静安要步行一个半小时才能上班。1969年,工作两年多的黄炳光响应国家号召参军,去台山参军。直到他在军队工作了6年,他才回到这个地方和斗门警察局。

当时斗门县公安局仍然没有办公空间,租用东风街附近斗门电影公司的办公室。直到1976年,它才开始在巢父路修建办公空间。

当时,县公安局只有29个人,他们都是由政府机构临时指派处理案件的黄炳光说,当时有一位公安同志坚持要去上班,他的一条腿因为身体问题而断了。

黄炳光回归公安后,支农教育全面展开。回来后,黄炳光和其他同志一样,去地里支农。那时农村比较落后,一群政府官员要去农村帮助农民改善生活,引导他们从事副业

当他们到达白角的新会村和四新村时,黄炳光和村民们去海边割草,然后把草作为肥料带回地里。他还组织村民一起种植一批向日葵粉丝,村民们在农忙季节把它们带到市场上出售。

“当时真的很苦。村子里满是泥路。只要下雨,当地农民就不能走路。”回顾过去的艰难岁月,黄炳光对社会发展感到遗憾。“现在斗门区已经意识到每个村庄都有水泥路,特别是在白角区。村民们养了鲈鱼,几亿元的村子诞生了,口袋鼓鼓囊囊的。”

处理一个案件没有什么高科技。它是遵循群众路线。

1979年,黄炳光调到静安派出所,成为一名警官。据他回忆,当时井岸派出所有四五个人,辖区内的警察大多是小偷小摸。“现在每个人都出去了,车辆可以停在十字路口的任何地方,很少有车辆被盗。但在那个时候,连自行车都不敢随意停下来,转眼间就有可能被偷。”

在小偷小摸频发的时代,公安如何破案?黄炳光在杜南告诉记者,警方的日常工作是依靠双腿和嘴巴。“平时的工作是与群众搞好关系,工作是下到辖区,与群众交谈,拉拉家常。从群众中,我们可以发现哪些孩子是诚实的,哪些是顽皮的。”“事情发生时,很少有人会在那里工作。虽然有单独的法律和刑事案件,但工作实际上是一样的。无论谁被领导指派负责这项工作。”黄炳光说,犯罪基本上是当地人干的。通过与群众的紧急接触,线索很快就能找到。

为什么大多数罪犯都是当地人?黄炳光在杜南告诉记者,改革开放前,斗门路交通相对落后,属于流动人口少的偏远地区。“那时候,要去珠海市,我们还需要坐船去深圳湾。卡车、公共汽车和手扶拖拉机都必须被拉到船上,才能把汽车运到珠海市。”

黄炳光还在水上派出所任职,主要负责码头区的治安。“改革开放初期,当地的鱼和蔬菜出口到香港和澳门,河道开始繁忙。我们主要处理码头和船上的安全问题。”

然而,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席卷斗门、卡拉ok厅、歌舞厅和发廊,流动人口不断增加,治安环境开始变得复杂。

1998年,黄炳光被调任城北派出所副所长。“公安问题突出后,公安部门加紧努力,人员比以前多了。然而,仍然没有科学技术手段。处理此案的方法是沿着群众路线,当场等候。”黄炳光回忆起当年的办案经历,说一个男人在路边卖毒品,和一个女人搭讪后勾引她。当他在医院看医生时,医生发现这两个人的供词不对称,于是立即打电话给警察局。与此同时,警察局要求医生稳定嫌疑人,同时,他们蹲下身子抓住嫌疑人,真正遵循群众路线。

退休依然关注斗门公安的发展

仅用了27分钟就成功地从一片羊毛中提取出了关键的dna信息,一起仓库盗窃案就被侦破了。板樟山森林大火期间,无人驾驶飞行器前来救援,斗门“空中警察”新军取得了突出成绩。视觉指挥平台就像臂章,团队战斗将在4分钟内得到果断处理。井岸镇派出所研制出“智能执法管家”,荣获公安部科技基层技术创新三等奖...

退休后,黄炳光仍然关心斗门公安的发展。他感到欣慰的是,在新时期,“科技强警”在斗门发挥着巨大的威力,“智慧和新警察”安全高效,安全建设正在向更高水平和质量迈进。

斗门公安局大力推广科技,投入视觉指挥、无人机警务、执法智能内务系统、刑事技术实验室等重大基础项目,极大地提高了打击、预防、控制等警务行动的效能,解决了规范执法和提高打击效能两大难题。政府落实“推出行政服务”的要求,积极推出便民利民的新举措,全面推进公安窗口服务进驻区镇服务中心,实现斗门区80%的家庭行政业务窗口和100%的公安综合业务“一办”目标,大力推进政府“零跑腿”、“全市办公”、“一证一办”改革。

与此同时,辖区举报的违法犯罪案件总量连续三年同比下降41.3%。困扰斗门多年的摩托车盗窃犯罪已经彻底根除,从每天7.8起下降到0.3起,社会保障进入新常态。

全新的斗门公安局新办公楼在珠穆朗玛峰大道旁投入使用。站在大楼旁边,70岁的黄炳光回忆起过去时,感触很深。他为斗门公安事业的蓬勃发展感到自豪,更为祖国的强大感到自豪。“我很幸运和新中国同龄。我更幸运的是和斗门警察一起长大。祖国越强大,社会秩序就越好,居民安居乐业。”

评论:

只有当一个国家有了家,社会秩序才能更好,居民才能安居乐业。

采访/摄影:杜南记者袁冯凭实习生钟海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