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人的自弹自赞

人的自弹自赞

2019-10-31 11:06:27
[摘要] 为了更好地推进“江苏人游江苏”活动,江苏省文化和旅游厅在9月20日组织开展“2019江苏苏北五市精品旅游线路采风活动”。近年来,绿色湿地、白色海盐、红色铁军和蓝色海港现已经构成了盐城“四色”名片。盐城

作者:刘洪波

当人们向太空看望远镜时,他们看到的不是宇宙的现在,而是宇宙的过去。宇宙的当前状态还很不明朗。宇宙学与其说是关于空间的科学,不如说是关于时间的科学。霍金关于宇宙起源的书,题为《时间简史》,令人印象深刻。

天体离我们越远,我们看到的就是它们遥远的过去。当我们说宇宙有138亿年历史时,我们的意思是我们已经捕捉到了138亿年前的光。那么,在138亿年后的这个时刻,我们不知道,甚至永远也不会知道,光来自哪个天体,或者它是否仍然是一个天体。它可能离我们越来越远,最终消失在“哈勃体积”之外,因为即使光也无法传输。但它不在另一个宇宙中,而是仍然在“我们的宇宙”中。

人们可以亲自参观的时间和空间极其有限。在我们不能亲自参观的地方,我们的眼睛可以让我们观看。然而,即使使用先进的望远镜,宇宙的大小也超出了人类的视野。宇宙一直在离开我们。今天看得见的星星总有一天会从夜空中消失,地球看起来会更加孤独。后退速度快于光速的空间将永远离开我们的地平线,沉入宇宙深处。我们仍然有可以到达我们眼睛以外的地方的想法,只有想法才能到达它们。

从不同的角度,我们思考不同的问题。如果人是所有人类思维的目的,时间和空间是所有思想的前提。所有的想法都来自人,一个人不能离开他们。以人及其空间和时间为中心是一个“自然”和天真的想法。从神话和宗教到古典思想和萌芽中的科学,这就是他们所做的。

现在,人们知道宇宙不会为了创造太阳和地球而爆炸,太阳不会为了地球而燃烧,地球也不会为了人类而运转。真正的自然不是人们想象的自我自然,而是“天地无情,万物都是卑微的狗”。在宇宙尺度上,太阳和地球的完美耦合是非常可能的,但是宇宙、太阳和地球没有目的。至于人类,如果不是因为小行星撞击地球导致恐龙灭绝,这将是一个人类能否长期生存的问题。

人是目的,只有在这里才是真的,人们别无选择,只能以人为本。他们还能瞄准什么?它是针对地球、太阳和宇宙的吗?人们只参与地球环境的形成,对太阳和宇宙无能为力。即使对地球来说,人类能影响的只是它是否更适合人类居住的一小部分。对地球来说,地球上是否有人并不重要,生命也不重要。作为太阳的第三颗行星,它就这样绕着太阳转。人类既不能改变地球的运行周期,也不能改变地球上土地和水的分布。

在宇宙尺度上,人类只是原子的分散体。只有在人类的尺度上,人们才能变得伟大。人们的伟大是自我表扬和自我表扬。没人会听。天地听不见。其他生物不理解它,也可能不在乎。但是一个人除了赞美自己的伟大还能做什么呢?毫无疑问,人类是无足轻重的。即使一个人不依赖现代科学对宇宙和物质世界的知识,他仍然可以看到火山爆发、寒冷的天气、咆哮的大海、“狗吃月亮”和自己的出生、死亡和疾病。一个人能做的太多了。所以他们创造了神来崇拜和降低自己到决定的位置。

当人们意识到宇宙没有为他们自己做出特殊安排后,他们开始赞美自己。《自然之谜》的揭示表明,人类在物质世界中并没有处于特殊的地位。哥白尼发现太阳不是围绕着我们转的,相反,我们是围绕着太阳转的。牛顿发现没有什么是静态的,力通常是相互作用的。达尔文发现人类只是生物进化的结果,而不是故意创造它的人。人们揭示自然的奥秘,就像孩子们发现他们不是世界的中心一样。事实可能令人沮丧,但发现它是令人骄傲的。这就是为什么人类自我批评和自我赞扬的历史与揭示自然奥秘的历史高度一致的原因。虽然人们已经失去了“特殊保护儿童”的荣誉,但一个非特殊保护儿童可以创造自己的命运,这就是人们的荣耀。

“常识”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地球是静止的,这曾经是常识。太阳升起又落下,月亮消失又重聚,我们跳上跳下回到原来的地方。所有这些都是“眼见为实”。人类和动物非常不同。如果没有上帝的安排,地球上为什么会有粮食和牲畜?这些理解都是与感知一致的,显而易见且容易理解。他们被“视为理所当然”,也就是说,他们被视为理所当然。揭开谜团后,同样的“看见”还有另一个“现实”要解释。在参照系中,太阳的升起和落下,缺少满月,跳起来和落下回到它们原来的位置都被重新理解。人们可以拿走土地上的一切,不是因为一切都是人生的,而是因为人们来自于万物的环境并融入其中。

在重新组织了人类在世界上的地位之后,人类的创造者和守护神走到了尽头,人类的自我赞美开始流行起来。空间被跨越,时间被加速。尽管生命世界仍然局限于地球,生命的延续也是有限的,但空间和时间的概念已经被重新构建。微观和宇宙观的发现使时间和空间从分离的形式重新整合。无论在宇宙尺度还是微观尺度,空间和时间都不能再分离,而是必须一起出现。“空间”和“时间”的概念已经被“空间和时间”的概念所取代。自然哲学分解为自然科学和哲学后,新自然科学正在成为一门高度哲学化和数学化的“时空科学”。

过去,时间是生命的敌人,而“新陈代谢”是以个人层面的死亡和社会层面的代际交流的形式实现的。现在,在科学的应用层面上,人类已经开始“逆着天空”在生命形式中扮演造物主的角色。他们已经开始干涉甚至改变进化过程。人类的自然进化已经被人类的“自我努力”所取代。生物技术和信息技术正试图打开永生之门。为了将“新陈代谢”限制在细胞和信息的水平,而不是体现为“个体灭绝”,它最终会使代际变化变得不必要。(刘洪波)